首页 > 互联网金融 > 中国版数字货币来袭 和纸币说再见?

中国版数字货币来袭 和纸币说再见?

2016-11-23 08:53:20 来源:财经综合报道 评论:0 点击:7616

  数字货币要来了。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有望于今年年底挂牌成立。据悉,该研究所将在央行印制科学技术研究所的基础上成立。

  记者梳理了央行官网上公布的其直属单位2017年度工作人员招聘公告,并从中发现,从事数字货币研究与开发工作的招聘人员信息赫然在列,“计划招聘6名具有硕士或博士学历的专业人士进行数字货币研发工作”。

  显然,国家正在加紧对于数字货币的研发。而据记者了解,目前世界多地都在不约而同地进行数字货币方面的部署。

  数字货币为何会成为一块“香饽饽”?未来随着数字货币的面世和普及,人们会和纸币说再见吗?

  央行数字货币 中心化为最大特点

  数字货币,是以算法保证其币值,以去中心分布式区块链算法形成的电子货币。比如:比特币、莱特币。目前全世界发行的数字货币达到有数千种。

  独立投资人王昌盛认为,自布雷顿森林体系之后,货币从锚定货币更多的转向信用货币,即央行与国家信用发行货币,而数字货币也是信用货币的一种。

  但据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筹备组组长姚前表示,央行要发行的数字货币“主要是为了替代实物现金。降低传统纸币发行、流通的成本,提升经济交易活动的便利性和透明度”。

  当然一提到数字货币,很多人都会想到其典型比特币。诚然,数字货币的底层技术均为区块链技术。但值得关注的是,不少受访的业内人士表示,央行意欲发行的数字货币和比特币其实有着很多区别和特点。

  在sosobtc联合创始人李雄看来,“央行数字货币底层技术是区块链,但是它的"链"跟比特币的"链"是不一样的”。

  从服务对象上看,央行数字货币是为国家服务的,是法币的数字化;而比特币是服务于市场的,将货币本质还给了市场。从核心特征上看,央行数字货币绝对是中心化的,“结果可能是四大行联合起来,利用区块链的记账结算功能搞一条联盟链。”李雄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称,反观比特币则是去中心化的,不可篡改的。

  巴比特网站数字货币专栏作家李健也表示认同。李健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必然是在央行的控制下,从代码到发行形式,绝对是中心化的数字货币。“比特币是去中心化的,谁都可以挖矿,买卖”。

  另外,从政治上看,央行数字货币是绝对权威,不允许包括比特币在内的其他货币挑战。“但比特币是通过达成共识来运作的,完全的市场行为,比特币面前任何人都是平等的”。李雄对记者补充说道。

  全球“跟风” 抢占先机

  早在今年年初,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曾公开宣称,央行正在研究发行“数字货币”。而近一年来,各地召开的关于区块链的会议接连不断。每次都有政府相关人员出席,民间的探讨一直没脱离国家层面的参与,前些天央行招聘数字货币研究员的信息,更能证明国家对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重视。

  因此,在李雄看来,“央行要成立数字货币研究所,这是必然”。

  与此同时,值得注意的是,不仅仅是我国央行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数字货币的事宜。记者发现,实际上世界各国都在对数字货币进行不同程度的部署。数字货币为何会如此重要?

  据李雄介绍,国内方面,银行、券商等金融机构正在组织数字货币的技术攻关。而国外荷兰、法国、英国等国也都在研发数字货币。

  “金融的基础是货币,国家控制货币就等于控制金融。”李雄对记者强调道,对于以比特币为首的数字货币来说,其天生就具有金融属性。

  同时,王昌盛还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介绍,数字货币的出现,使支付在线上变得可以追述。“而支付的大数据一旦可以记录整理,将会是一笔巨大的数据金矿。”

  一个在反恐领域颇为著名的故事是,英美曾雇佣银行一线数据人员帮助制定大数据规则来筛选出恐怖分子。即,追踪英国青年是否购买保险来筛查是否为恐怖分子。一般西方国家福利水平很高,年轻人很少不买保险,但恐怖分子怎么会浪费钱给自己购买享受不到的保险呢?

  由此,王昌盛认为,如果人们大量使用数字货币,那么消费习惯将更多地泄露更多的信息。“数据不会说谎,未来这些数据可以在反恐、反腐领域展开应用。而数据追述功能也能极大地杜绝洗钱。”

  “至于未来数字货币会不会颠覆现有的金融体系,在全球货币(数字货币)面前,谁也说不准。都需要提前布局,避免在货币战争中失去主动权。”李雄对记者补充道。

  纸币消亡 言之尚早

  显然在业内人士看来,数字货币和区块链是一块“兵家必争之地”,甚至已经成为了一种金融趋势。

  比如,2015年5月丹麦政府就公布了一系列方案,其中就包括废除法律要求商店接受物理现金的一项计划。2016年1月起,服装零售店、餐馆以及加油站都将进入无现金时代。随着西方丹麦、瑞典、以色列以及美国都在推行无现金社会,“这使得全球线上支付与数字货币的趋势越发强烈”。

  同时,王昌盛表示,2015年末人民币广义货币M2的余额为139.23万亿元,而流通中的现金仅为6.32万亿。“需要由央行印制发行的现金数量已经降到货币总量的不到5%”。由此,现金比重的下降和记账式货币的上升也是全世界的共同潮流和大势。

  那么在此趋势之下,如果每个国家都潜心研制和发展自己国家版本的数字货币,未来如比特币、莱特币等的数字货币会不会成为类似当今美元一样的存在呢?

  对此,有业内人士预测,数字货币将会对纸币带来较大冲击。李健就对记者表示,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最后会加速纸币的消亡,促进比特币的普及。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则表示,人们在实践中已越发倾向使用电子银行和电子支付,而不愿携带纸币,因此以后市面上流通的纸币可能会因此趋势而越来越少。

  不过,李雄却持保守观点。他对记者说:“最近我跟货币专家刘昌用曾谈到数字货币,如比特币对法币冲击的事。比特币的流通对M0(流通中现金)的基础货币发行上会有影响,比如在交易所卖币提现,这个过程可以理解成"货币发行",增加货币的流通量。”

  但李雄强调,目前来看其实影响不大。因为比特币目前还处于被管制的状态,比如央行曾联合五部委发布的《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

  何时推出 暂无时间表

  除了管制问题,数字货币在世界当前的发展其实也还不尽成熟。要完全面世和流通其实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在王昌盛看来,“数字货币有利也有弊。数字货币遵循的是算法规则,想把它流通领域限定在特定的某一国范围的技术难度很大,数字货币可能在资本管制方面给央行带来麻烦。“但既然是趋势总要有吃螃蟹的勇气”。

  李雄也对记者坦言,目前数字货币还处于萌芽阶段,以比特币为例,比特币的总量为2100万,到2140年才能全部挖完。从时间维度来看,我们目前在数字货币的发展还很稚嫩,“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同时,据央行内部人士透露,央行在设计数字货币时会充分考虑,现有的货币政策调控、货币的供给与创造机制、货币政策的传导渠道等。但目前央行对数字货币的研究更多是在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阶段。

  姚前此前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就回应:“目前关于法定数字货币的原型系统,正在研发过程中。至于何时能推出中国央行的法定数字货币暂无时间表”。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他也表示,法定数字货币的推出会遵照循序渐进的原则一步步推进。可以选择少数的封闭的应用场景,比如票据市场,先开展实验并观察其使用效果。逐步积累经验之后,再进行改进和完善,发展成熟后再大范围地推广。

  因此,在未来在较长时期内,数字货币和纸币可能会并存流通。数字货币对于纸币的冲击,也不必过早担心。“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未来到银行取钱时,既可以选择兑换实物现金,也可以选择兑换数字货币”。姚前补充道。

信用卡专题

外汇专题